(转) 是以秦王为重还是以唐雎为重

是以秦王为重还是以唐雎为重


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用逻辑思维解读《唐雎不辱使命》


南开大学文学院  徐江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津第九十五中学  王从华


我们并不掩饰自己的观点:这里所写《唐睢不辱使命》的逻辑思维解读,是在示范——中学语文应该这样上!


《唐睢不辱使命》一文由标题可以看出,这是一篇以人物为题材的课文。课改了,还是不是“万生一腔”同唱一个老调子——“唐睢是一位什么样的人”呢?果不其然,全国那么多的语文课堂,那么多的语文执教者,那么多的学生还是在重复着这个陈旧的话题,没有一点儿进步。语文界阅读教学讲读此课,具体的思路还是“秦王怎样恐吓唐睢的?”面对秦王的恐吓“唐睢是怎样回应的?”


当然,现在人们还是能别出一点儿心裁的——搞“合作”学习。比如有的教者把学生分成若干小组,提出这样更具体的要求——填空白。其问题大体如下:“从秦王‘——’这句话中可以看出一个‘——’的秦王。”“从唐睢‘——’这句话中可以看出一个‘——’的唐睢。”


当然,最后学生几乎都能这样回答:“一个盛气凌人的秦王、一个咄咄逼人的秦王、一个骄横的秦王、一个贪得无厌的秦王、一个色厉内荏的秦王……”;“一个毫不畏惧的唐睢、一个不卑不亢的唐睢、一个有胆有识的唐睢、一个从容镇定的唐睢、一个大义凛然的唐睢……”。


以人物为题材的文本解读教学就这样变成画“脸谱”、贴“标签”活动。而这些内容都是学生自读就会的,在那里讨论有何意义呢?再进一步讲,能画出这些“脸谱”,能贴出这些“标签”,对学生有何用呢?


作为与传统解读——唐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——相竞争的问题,我们的关注焦点从唐睢一个人而转向文本中所有的人,即秦王、安陵君、唐睢。而且聚焦于秦王,而非唐睢。我们引导学生讨论的问题将是“秦王欲谋安陵”这件事。在这个事件中,秦王遭遇了什么挫折,他的思维出了什么问题,他得到了什么教训,我们后人读这篇文献应借鉴什么道理。这样的思考,显然比知道“唐睢是什么样的人”厚重的多。特别是教者若有点逻辑思维意识,比如知道充足理由律、矛盾律、三段论等等,完全可以把秦王作为阅读重点,在读秦王的过程中兼顾安陵君和唐雎。


为了能实现这样深入的解读,我们是以下面几个问题为重点作引导。


1.改课文标题《唐睢不辱使命》为《秦王折服于唐睢》


我们以为阅读这段历史文献,把着眼点仅仅放在唐睢一个人身上,强调唐睢的什么精神,是有负古人之用心的。我们后人阅读这篇文章应该研究的内容很多,其中三个主要人物,即秦王、安陵君和唐睢须兼顾,都应该研讨。而且从人生教育、历史借鉴角度看,应以秦王为解读重点,在解读秦王的过程中认识安陵君和唐睢,这样的教学才能保证是高效的教学。


很显然,把标题《唐睢不辱使命》改为《秦王折服于唐睢》文本意味立刻大变。本来《唐睢不辱使命》也是后人拟的标题,他强调的是读唐睢。而我们这样修改,文章便醒目许多。唐雎何许人也?一般人不晓得。秦王,来头大,名声响,竟然还有让他服气的人?怎么一回事儿?吸引人读下去。同样,这样改标题也抬高了唐睢的历史地位,他居然让秦王折服。这样的做法对逐层认识整个事件很有帮助。


以秦王为线索,全文分为四个层次,即“秦王欲谋安陵”“秦王责安陵君”“秦王唐睢”“秦王服唐睢”。按照事情本身的脉络顺序探究,重点认识秦王如何以强势出现,最终却以理亏收场,在这种前踞后卑的变化中有什么值得人们思考的。


2.“以大易小”见秦王之踞傲


人教版教材说“以五百里易安陵,秦显然包藏祸心,以强凌弱”。这种评断是不正确的,不能用“祸心”来评说秦王。此时,秦已经亡韩灭魏,安陵仅仅是魏的小小附属国,收安陵是必然的事,是统一天下的正经大事中的小事。但收服的方式不外乎文攻武斗,面对小小的安陵,秦王本可以遣一使堂堂正正劝安陵君退位归秦。但势头正盛的秦王却不尊重对手,耍弄以五百里易五十里的把戏,这是对安陵君的嘲笑、侮辱与戏弄。本意是灭安陵,却摆出“请广于君”的姿态,让安陵君扩大地盘,这是秦王自我人格极度膨胀的表现,傲踞对手。他碰了钉子,嘲弄对手,最后嘲弄了自己。尽管秦王最终“制六合,威振天下”,但他在安陵君面前,在唐睢面前,从踞到卑,在精神气势上打了一个小小的败仗。倘若秦王使人谓安陵君曰:“秦既已灭韩亡魏,安陵乃魏之属地也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归秦,势也。君乃长者,为子民虑,当思退位,以免兵火之灾也。”这样的话,安陵君则很难说“受地于先王,愿终守之。”那是不识时务,逆天而行,以我一己私志,把全郡百姓作人质。


3.认识秦王责安陵君有无理由


秦王傲踞表现最典型之处是遭到安陵君婉拒之后,在安陵君的使者唐雎面前指责对方是轻视自己,这是毫无理由的,一副自以为是气指颐使的样子。好像我说以大易小,便宜给了你们,你们不换就不对,辜负了他的好意。其实“大”就“价值大”吗? “小”就“价值小”吗?


在这里要引导学生分三步思考秦王思维之缺陷,骄傲已使他不顾常理指责别人。第一步,先提出一个人人都懂的道理(包括初中生)——某物的物理性量值(如面积、体积、重量等等)大小并不一定表明它价值的大小。第二步,秦王所谓五百里相对于安陵五十里并不意谓前者价值大。第三步,这样自然引出安陵君婉拒秦王并非轻秦王,而是有自己的原则。比如 “五十里”是军事要塞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比那开阔的“五百里”孰重孰轻呢?倘“五十里”十分富庶,物产多出,而“五百里”是贫瘠而无人烟,那么孰重孰轻呢?特别是站在安陵君的立场上看问题,安陵是他先王留下的祖业,安陵的百姓是他的子民,他怎能舍祖业、舍子民而就他呢?秦王仅凭“以大易小”而见拒就指责人家看不起他这是十分荒唐的,是无理据的。秦王自以为是的心理状态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在这事里,我们可以看到安陵君不接受秦王的提议,他的坚持里有一份自尊自珍,尽管他知道他是阻挡不了秦国统一天下的。


4.从秦王“色挠”看其思维变化


秦王在与唐睢的对话中,开始他是没有把唐雎放在眼里的。唐雎刚刚为安陵君解释了一句,他就立刻露出很生气的样子,说明秦王是老虎屁股碰不得。


“秦王怫然怒,谓唐睢曰:‘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?’”但唐睢以“士之怒”对,“士之怒”虽不及“天子之怒,伏尸百万”那样惨烈,然唐睢面对秦王以死相拼,“伏尸二人”,便可见“天下缟素”之情景。秦王为之“色挠”。


唐睢真士也!有气节!


死,不能使唐睢惧也。秦王叹曰:“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,徒以有先生也。”


所以秦王从思想上再次受到震动,他认识了这样的现实,对唐雎肃然起敬:


士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?


唐睢乃有气节之士也。


所以,以死惧之是惧不了的。


秦王自以为是,依仗自己力量强大,不尊重对手,但最终是前踞后卑,以嘲人开始,反而落得嘲已的下场。这一历史事实告诉人们一个很简单却又容易忽略的道理——不管自己多么强大,对手多么弱小,尊重对手永远是明智之举。这就是史鉴。英国哲学家卡尔·波普尔说:“讨论的价值主要依赖于相竞争观点的多样性。”(《猜想与反驳》,<>卡尔·波普尔著,傅季重等译,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10月出版,第503页)在这里我们提出这样的观点与品读唐睢的精神相竞争,这样的探究学习才是真正的探究性学习。


5.运用矛盾律“找问题”


文本曰:唐睢“挺剑而起”。同时,“秦王色挠,长跪而谢之”。在《战国策》之《荆轲刺秦王》中有记载:“而秦法,群臣侍殿上者,不得持尺兵。”群臣与秦王之议事,尚且不能“持尺兵”,而唐睢作为一个外国使者岂能佩剑也?显然,这里秦国允许唐雎佩剑见秦王的记载与秦法有矛盾。我们以为,唐睢见秦王不会佩剑,“挺剑而起”之说有讹。荆轲刺秦王还是把匕首藏于图卷之中呢!


提出这点怀疑,是为了让学生也有怀疑意识——外国使者与某国元首会面能允许携带兵器吗?这可是从古至今不变的规矩呀!这里再一次让人认识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。周振甫先生在《文章例话》中有“找问题”这样一节,显然“找”字体现着一种主动精神。卖矛卖盾的寓言故事学生是都知道的,在这里我们要培养学生有这样的意识和能力,把培养学生的怀疑精神、批判意识放在重要的位置上。


已讲过《唐雎不辱使命》的教者,应参考本文再续教之。未讲过《唐雎不辱使命》的教者当思传统解读与本文解读如何平衡取舍而教之。总之,传统的解读是不值得再延续下去了,太肤浅了。


(本文发表在2013年《语文教学通讯》B刊第10期)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