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转)《湖心亭看雪》课堂教学实录

《湖心亭看雪》课堂教学实录

——第三届“圣陶杯”课堂展示课大赛

河北省沧州市沧县实验学校  于世龙

师生:齐背《江雪》。

师:柳宗元的《江雪》幽僻清冷、寒江独钓,给我们展现出了独特的雪后意境。今天,我们来走入另外一番雪景,去感受不一样的情怀,我们一起学习张岱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师:首先大家自由地、大声地朗读全文,一边读一边将课文中你认为应当引起同学们注意的生字词标注下来,并思索应当如何识记最好。现在开始。

生:(自由朗读课文)

师:哪位同学能够提出一个字?

生:我认为 “是日更定矣”中,“更”字应当引起注意,在这里应该读一声。

师:为什么?

生:因为这个字在这里表示时间,不是表示程度,所以才读一声。

生:“余挐一小舟”的“挐”字,它和“絮”字非常相近,书写时应当引起注意。

师:“挐”字和“絮”字的最大区别在哪里?

生:一个下面是“糸”,一个下面是“手”。

生:我觉得 “雾凇沆砀”中,后面几个字都是生字,我们需要注意。

师:重点看“凇”字,如果把这个两点水的“凇”字改成三点水的“淞”字,你看好不好?

生:不好。形旁两点水是“冰”的意思,三点水是“水”的意思。“雾凇”是冰晶,应当与两点水相联系。

师:形近字之间要注意形旁所表示的意义差别。

生: “拥毳衣炉火”中的“毳”字应当引起注意。想起三毛就会想起这个字。(众笑)

师:你觉得“一个毛”和“三个毛”有何区别?

生:“三个毛”更能突出它这个毛多。(众笑)

师:毛很多,毛很细,这种衣服非常保暖。

师:下面我们请一位同学朗读全文,要求读得正确、流利。其他同学在听读的过程中,可以边听读边结合文下注释对课文进行口头翻译,如果遇到自己把握不准的字词解释,可以根据上下文进行“猜测”;如果遇到比较简单的地方,可以凭借语感“冲”过去。

: (指学生朗读全文,交流问题)

生: “余住西湖”、“拉余同饮”、“见余”中的“余”字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师:有没有同学能帮助他?

生:这三个“余”都是指作者自己,是“我”的意思。

生:“莫说相公痴”中的“痴”字,我不明白它的意思。

师:这个同学提出的问题非常好,这个字我们会在后面进行深入的理解,请坐。

师:下面我们来看大屏幕,本文当中有些文言词汇非常重要,我们把它提取出来。大家读词,然后读该词解释,读一遍即可。

生:(读重点词释义,记忆)

师:课前有同学说:“这课文没什么意思!”我们试试能不能从感觉没意思的文章里面读出点儿“意思”来。
“湖心亭看雪”,这是一个记叙性的题目,我们不妨从题目入手,理一理要素。首先我们思考第一个问题:谁去看雪?

生:作者张岱去看雪。

师:从哪里可以看出来?

生:课文中有“余”字,“余住西湖”、“拉余同饮”、“见余,大喜曰”这些地方可以看出来。

师:抓住文本信息,这个做法很好。第二个问题:在什么时间去看雪?

生: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“是日更定矣”。

师:“更定”是什么意思?

生:是初更以后晚上八点左右。

师:那张岱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呢,还是和别人一起去的呢?

生:他是一个人去的。从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中的“独”字可见。

师:(赞许的)抓得准。(板书:独行)别的同学有没有不同意见?

生:后面写的是“舟中人两三粒而已”,这说明应该不止作者一个人,还有舟子。

师:可为什么作者却说自己是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,这样写矛盾吗?

生:我觉得舟子的职业是划船,承揽顾客,这和作者的出行目的不同,所以不矛盾。

师:那你觉得张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生:我觉得张岱是一个有怪癖的人。冬天晚上八点左右天色应该已经很黑了,天又很冷,他居然还出来看雪,说明他有怪癖。(众笑)

师:恭喜这位同学,能从看似平淡的文章中找出怪异之处并思考,你找到了解读本文的第一把钥匙。

师:第三个问题:雪下得怎样?

生:大!

师:(板书:大雪)从哪些词句读出雪大?

生:可以从“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”中读出雪大,雪下的时间长、西湖声音静。

生:可以从“拥毳衣炉火”中读出雪大,因为很冷。

生:可以从“雾凇沆砀”、“长堤一痕”等处读出雪大。

师:这位同学的思考,把我们指向了本文描写雪景的句子。这处描写是《湖心亭看雪》中历来为人们所推崇经典文字,它好在哪里呢?你最喜欢这几个句子当中的哪一个词?

生:我喜欢“上下一白”中的“一”字,它写出了雪下得非常大,天地浑然一体,雪的颜色也很漂亮。

师:你尝试朗读一下,并且把“一”字重读,强调出来。

生:(朗读)

师:你读的很好,读出了雪大。

生:我特别喜欢“舟中人两三粒”中的“粒”。这个字写出了人在茫茫大雪中显得十分的渺小,也突出了雪的大。

师:那这个字可不可以在朗读的时候重读?

生:这个字意图体现渺小,虽然很重要,但没有必要重读,只要轻轻地读出来就行了。

师:这是个很重要的字,但却不适合重读,那我们就把它轻读,这叫做“重音轻读”。你读一下试一试。

生:(朗读)

生:我喜欢“唯长堤一痕,湖心亭一点,与余舟一芥”中的“痕”、“点”、“芥”三个字。

师:那你看老师给改动一下好不好:唯长堤一道,湖心亭一座,与余舟一艘。

生:我觉得不好。用“痕”、“点”、“芥”这样的词更能够表现出“我”与万物的渺小,从而反衬雪大。

师:这几个字是不是都要重读呢?

生:重音轻读。

师:尝试读一下。

生:(朗读)

生:我喜欢“唯长堤一痕”的“唯”字,这一个字能体现雪覆盖力很强,能够看见的很少很少,只是隐隐约约地露出一点痕迹。

师:“隐隐约约”,这个词很传神。

生:我还喜欢“雾凇沆砀”中的“沆砀”这个词,它写出了冰花一片弥漫,白茫茫的一片,像仙境一样的样子。

师:请你给大家朗读这一句,读出你的这种感受。

生:(朗读,缺乏意境)

师:你读得有一些胆怯。这样,你读的时候把“沆砀”这个词声音拖长,试一下。

生:(朗读)

师:挺好,你再尝试将这个词加上颤音,试一下。

生:(朗读,但没有托住气息,出现破句)

师:来,深吸一口气,托住气息,读起来。

生:(朗读,台上台下掌声)

师:你读得很棒,白气弥漫,不断扩散,你读出了应有的意境。老师觉得这句“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”中,有一个“与”字反复出现,我们可不可以把它去掉?

生:这三个“与”字的重复,更能表现出雪的大,把天、云、山水的颜色化为一体,难以分辨。

师:说得好,三个“与”字增加了整体感,雄浑难辨。这处写景共有两句:前一句强调“极大”,我们要读出一种雄浑感,注意读出重音;后一句强调“极小”,我们要读出渺小感,采用重音轻读的方法,几个量词逐次渐轻,当读到“舟中人两三粒”的时候,停顿一下,把最后的“而已”读到最轻。老师先来范读一下,其间大家可以小声跟读。

师:(范读)

生:(齐读)

师:我们发现作者张岱写雪的时候,似乎并不是写雪“美”,而是侧重于写什么呢?

生:(齐)雪大。

师:这又是一处奇异的地方。接着往后读,作者到了湖心亭却遇到了两个人。他们相遇之后心情如何?

生:(齐)大喜。

师:(板书:喜遇)从哪里可以读出这种“大喜”?

生:从“余强饮三大白而别”中这个“强”字可以读出来,“白”是酒杯,他强尽力地喝了三大杯酒,说明他很高兴。

生:从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”中的“更”中可以读出“大喜”。张岱没有想到能在湖心亭还能遇到人,很惊喜。

师:你把这一句话读一下,把你所选的词读重,强调出惊喜感。

生:(朗读)

师:老师再教给大家另外一种读法。我们想:金陵人见到张岱感到很意外,这是为什么呢?

生:因为他们觉得下这样大的雪一般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晚出来,没想到居然也有“这样的人”。

师:“这样的人”在句子中指哪一个词?

生:“此人”。

师:我们再读这个句子,强调“更”的同时,再将“此人”强调出来。

生:(朗读

师:张岱和这两个金陵人原来是老相识吗?他们为何会一见如故呢?

生:我觉得张岱遇到金陵人,就像俞伯牙遇到钟子期一样,他们有共同的爱好,情趣相投,同为知己,所以他们会有亲切感。

师:你说的很好。但是有一个人不理解了,他觉得用一个字来形容张岱再合适不过了。

生:(齐)痴!

师:(板书:痴)这是谁说的?他所说的“痴”是什么意思?

生:这是舟子说的。他所说“痴”表明他对张岱与金陵人的赏雪不理解,舟子觉得他很傻。

师:那你觉得“傻”是不是张岱把“痴”字写入本文的含义?

生:不是。张岱的真正意思是是借这个字表现自己对湖心亭遇知己的欣喜、对西湖雪景的“痴迷”。

师: “痴迷”的解释很好,请坐。张岱为什么如此“痴迷”于此景、此人呢?让我们一起走进张岱。(示幻灯片——张岱背景介绍)

师:我们研读背景资料,发现一个词“不仕”,何为“不仕”?

生:“不仕”就是不做官。

师:是不是因为科举考不上,没有做官机会?

生:不是。这是因为明朝亡国之后,张岱不想背叛故国,有对故国的怀思。

师:请坐。现在我们再重新思考课文中张岱的几个怪异行为:“独行、大雪、喜遇”,你对张岱这个人有没有新的认识?

生:从这三个行为,我看出他是一个孤独又豪迈的人,他于冬天大雪的晚上一人去看雪,可见内心孤独;遇到知己又痛快喝酒,可见他很豪迈。

生:“大雪”看出他内心凄凉的感觉,因为他的国家亡掉了,他自己隐于山中,对现实很无奈。

师:请坐。让我们想象张岱的内心,再次朗读本文中的描写雪景的句子,去体会张岱的情思。

生:(齐读)

师:带着这个情思,我们再将全文一齐读背。

生:(一齐读背)

师:都言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。课下请同学们上网搜索并阅读张岱的《陶庵梦忆自序》,进一步体味张岱的情思。今天,我就和同学们共同学习到这里,下课。

 

 

 

研究选粹

    一、时间节点

1. 李来栓:《闵老子》中的一段话有个明确表示时间的词对我们的理解至关重要,那就是“日晡”,日晡即申时,也就是下午三点至五点。张岱访闵汶水是在三点至五点前后,交谈中闵曾经外出,回来的时候“更定矣”,张岱还没有走,说是一定要喝到闵先生煮的茶。“汶水喜,自起当炉”。更重要的是“灯下视茶色”,这说明已经从下午到掌灯时分了。由此推测,“更定”指的应该是入夜的时候。 笔者认为:更定为初更以后,晚上八点左右。(《也谈张岱<湖心亭看雪>的时间》)

2.. 沈永生:开篇就说,看雪的时间在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。“崇祯五年”就是1632年,“崇祯”是明思宗朱由检年号(1628-1644)。作者张岱是明末清初的跨朝代之人,出身仕宦世家。明亡后不仕,入山著书以终。作文回忆往事,仍旧延用明代的纪年法,说明在他心目中,明代始终是没有灭亡的。就事而论,就史而论,由明而清,不是普通的改朝换代,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侵略与统治。鲁迅《藤野先生》里就提到,明的遗民
朱舜水先生的遗事。其实,舜水是他在日本取的号,意为“舜水者敝邑之水名也”,以示不忘故国故土之情。这都不是一般的抗争与忠贞,事关朝代之痴,民族之痴。(《莫说相公痴——解读<湖心亭看雪>》)

3..吴战垒:开头两句点明时间、地点。集子中凡纪昔游之作,大多标明朝纪年,以示不忘故国。……“更定”者,凌晨时分,寒气倍增之时也。“拥毳衣炉火”一句,则以御寒之物反衬寒气砭骨。试想,在“人鸟声俱绝”的冰天雪地里,竟有人夜深出门,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,这是一种何等迥绝流俗的孤怀雅兴啊!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的“独”字,正不妨与“独钓寒江雪”的“独”字互参。在这里,作者那种独抱冰雪之操守和孤高自赏的情调,不是溢于言外了吗?其所以要夜深独往,大约是既不欲人见,也不欲见人;那么,这种孤寂的情怀中,不也蕴含着避世的幽愤吗?(《诗的小品  小品的诗》)

二、大雪况味

1.沈永生:一痕、一点,原是自然之中人力的存在与骄傲;一芥、两三粒,正是茫茫雪境中的亮点与动点。包含了诸多变化,长短、多少、大小,点线、方圆,动静,简洁概括。作者以其准确的感受,体会到简单背后的震撼力。省俭、简练、自然地描绘事物的特征,不事雕琢与渲染。人与自然共同构成富有意境的艺术画面,悠远脱俗是这幅画的精神,也是作者所推崇的人格品质。这就是人与自然在精神上的统一与和谐。

2唐正富:就是说文中“小景”是写孤独,“阔景”也是写作者愁绪无边。一句话,“小”与“大”都蕴涵作者那看似几近淡淡无迹却实在具有绵绵辽阔无边的哀愁。“小景”与“大景”本是客观存在,可在伤怀的作者眼里看来却是著有作者伤情的文中物。也即“小景”、“大景”因其辽阔,让我们感觉具有“作者不是作者,湖天不是湖天;湖天又是作者,作者又是湖天”的无我之境。惟其如此,作者惨痛之情弥漫了整个湖山,密布了整个天地。(《,湖心亭看雪>的三意境》)

3.梁衡:作者用直写的手法,高屋建瓴,极目世界,突出一个白字:“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”三个“与”字连用得极好,反正一切都白了。由于色的区别已无复存在,天地一体,浑然皆白,这时若偶有什么东西裸露出来,自然显得极小。而这小却反衬了天地的阔,天地的清阔,则又是因为雪的白和多。这正是其中的美和趣。作者是怎样写出这种美感和情趣的呢?他无多笔墨,而是精选了几个量词:痕、点、芥、粒。按照陈望道先生的辞趣之说,语词本身就带有自己的历史背景和习惯范围。这恰如一种无形的磁场。我们只要说出一个词语,自然就能勾起人们的一大堆联想。这痕、点、芥、粒,本是修饰那些线丝、米豆之类的细微之物的,如今却移来写堤、亭、舟、人。毋用多言,他们自然也就变得极小,那天地自然也就极阔了。(《秋月冬雪两轴画》)

三、“金陵客”意味

1. 骆玉明:如果懂得人生无处不孤独,也就懂得人生无处不可亲近。当张岱划船到湖心亭时,见二客对坐,一童子煮酒,自是大出意外,文章忽起波澜。但这意外之遇,并未破坏此番夜游的兴味。因为彼此在对方身上,感受到了共同的人生情趣与共同的美感。一时知己,别后不见,饮三大白,挥袖而散,真是难得的机缘。这机缘告诉人们什么?是不是说,人与自然可以有一种神秘的感通,人与人,只要脱离利害,同样可以相互感通?是不是说,人世常孤独而又常不孤独?但作者还是什么也不说。(《历代小品大观》)

2.沈永生:金陵人客居杭州西湖,原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要不得的事呀。但是要知道,金陵何地,亡明的都城呀。莫非也是“不仕清”之人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3.吴战垒:饮罢相别,始“问其姓氏”,却又妙在语焉不详,只说:“是金陵人,客此。”可见这二位湖上知己,原是他乡游子,言外有后约难期之慨。这一补叙之笔,透露出作者的无限怅惘:茫茫六合,知己难逢,人生如雪泥鸿爪,转眼各复西东。言念及此,岂不怆神!

 四、“痴”字内涵

1.陈友冰:大雪奇寒,人鸟声俱绝,相公却要出外观雪;要观雪,又偏拣“更定”之后拥毳衣炉火独往,这在船家看来,是不可理解的“痴”举。但“痴”举亦更有人在:二客早煮酒赏雪于湖心亭上,这在舟子看来,更是“痴”举。通过他的喃喃自语,把人们与作者情感上的隔膜,把作者别有怀抱、孤高冷寂的品格都生动地表现了出来。由此看来,所谓“痴”,正是一般“俗人”所不能理解的清高、超逸的情怀。这种不理解即使作者引以自矜、自得,又使作者深深地感到孤独和伤感。(《冰雪世界 孤高情怀
──谈张岱的<湖心亭看雪>》)

2.沈永生:但一个“痴”字,又何尝不是对张岱最确切的评价呢?他痴迷于天人合一的山水之乐,痴迷于世俗之外的雅情雅致。所以,作者借用(而不只是引用)“舟子”的话,实际包含了对“痴”的境界称赏的曲达。也许对“舟子”而言,张某是痴得不可理喻;而这种痴人,不也大有人在。以天涯遇知音的愉悦,化解了心中的淡淡愁绪。至于一个个为什么要这样“痴”,不能说就没有时势的原因吧。真的是山水之痴,性情之痴,脱俗之痴,怀旧之痴,伤痛之痴了。

3.王健龙:舟子的喃喃之语揭开了谜底。原来他们虽然同行,却并不同心,由于志趣不同,“舟子”对“相公”的行为始终不理解。作者以“舟子”的喃喃之语,以相公之“痴”与“痴似相公者”相比较,似贬实褒,反衬自己清高与孤傲的情怀,这个小小的尾声,如轻舟荡浆,使人感到文情摇曳,余味无穷。(《笔墨精炼
情致深长 —–<湖心亭看雪>赏析》)

(此课例201110月年获第三届圣陶杯中青年课堂教学大赛一等奖,发表于2013年《中学语文教学》第10期)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