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“读”中蜕变

在“读”中蜕变

河北省沧州市黄骅二中  吕 娟

作为一名语文教师,我一直在思索,语文教学的本真是什么,然而多年来,却始终于迷茫中困顿着。直到此次我代表河北省参加第五届“圣陶杯”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,一个渴慕已久的机遇,将我带入了语文课堂教学研究的另一重境界——“读进去,走出来。”

授课内容《唐雎不辱使命》选定后,我迫不及待地开始“读”教

参、“读”赏析、“读”别人的教学设计。不想人云亦云,却也找不到独辟蹊径的灵感。一时间,跃跃欲试的兴奋被束手无策的焦躁所取代。这时,我的导师陈树元老师一语点醒了闷头赶路的我——“先自己静心读此文几遍,看你读出了什么”。猛然间,我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“读”都是舍本逐末。

    于是,撇开所有参考资料,我一心一意地开始“读”文本。先从学生的视角读,不断地去发现障碍;再从作者的立场读,不断地思考写作意图;然后立足课堂的“教”与“学”,细细推敲它们之间的契合点。一遍,两遍,三遍……渐渐地,读进去了;渐渐地,重心找到了;渐渐地,思路也打开了。

“文言文怎样教才能更有效?一定要立足于‘言文合一’,唯有如此,才能体现它应有的内涵和本身的教学规律。”此时,对照《唐雎不辱使命》再次思考这一教学理念,我终于有了拨云见日般的发现。——“雎(且)”“夫”“休祲”“缟素”需要夯实文字教学,“布衣”“士”可以渗透文化现象,“是”“跪”“谢”能够展现文学、文化意味,借用“胆”“识”“倨”“恭”来评价人物形象,也恰好提挈对话描写的文章意旨……不同层次的“语言文字”横贯文本,以它们为纬线架构课堂,正是由言而文,由文而言,言文不断合一。

纬线既定,那经线呢?怎样引领学生来体味文章运用语言文字的妙处,怎样为他们搭建理解文本的桥梁?——诵读。

可是“如何有效指导学生进行诵读呢?”由来已久制约着我的瓶颈又摆在面前。这一次,带着“突围”的决心和陈老师的点拨——“教师自己首先要会读,会诵读,还要善于将自己的体验教给学生,带领学生去读”,我又开始“读”课文。一字一句地品读,有板有眼地诵读。渐渐地,读进了故事情节;渐渐地,读进了人物形象;渐渐地,读进了对话情境;渐渐地,捕捉到那些不容小觑的文言语气词。带着这些感知发现,我走出来,豁然开朗——要引领学生踏上诵读之旅,“打铁先得本身硬”;教师先要熟悉路径,教师得有解说、指点迷津等诸多本领。

既然对话描写是文本的最大特色,那就分角色朗读,引领学生去体会它的妙处:借助“天然的地理优势”组建“同桌联盟”,形成合力,并为对读创设情境;先读后研,先研后读,边读边研,立足文本感知,而不是给人物贴标签;让同桌互换秦王与唐雎的角色,多角度地感受人物的性格特点……既然众多的文言语气词出现在语言描写中,那就充分利用之,引领学生读出人物的语气和性格:区分轻重,以“其”去读秦王的咄咄逼人;删读比较,以“哉”去读唐雎的针锋相对;有急有缓,以“乎”去读秦王的怫然与唐雎的淡定……不同形式的读,时时处处关注学生的基础与需求,先扶后放,扶放结合;不同层次的读,逐步引领学生走进不同层次的语言文字中去。以读促悟,以悟促读。

教学设计初步敲定,几番试讲,陈老师新一重的点拨也不期而至——“教学《唐雎不辱使命》,需要走进《战国策》中去,走进战国的历史中去,只有教师自身厚重了,课堂教学才会厚重”。再读进去,再走出来,走进试讲的课堂。横扫六合的虎狼之君有了接地气的“帝王范儿”,会意的笑声有了;添个辅助诵读的动作,加点陪衬诵读的声响,秦王怒而拍案点指,唐雎勇而拂袖拔剑,共鸣的掌声有了;推荐阅读《荆轲刺秦王》,感受清初学者陆陇其对《战国策》的评价,“其文章之奇足以娱人耳目”,学生的眼睛也亮了。我越发感受到,《唐雎不辱使命》不但是经典的文章,也是垂范的文学;文言文教学不仅是艺术,还是民族文化的传承。

带着回归的兴奋与自信,我终于走进了比赛的课堂。四十分钟上得基本顺畅但也“赶”得匆忙;多方面解说,但秦王的形象未能深入人心;多角度诵读,但对学生的点评、关注不到位,没有掀起预设的课堂高潮;注重“言”与“义”的结合,但“此‘跪’非彼‘跪’”,文字、文化的挖掘有失偏颇,深度不够。

课堂教学,尤其是赛课,永远是一门缺憾的艺术,这种“缺憾”使我更加深刻地观照自身的不足,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,“读”是语文教学的一把“神器”。只有不断地去读,才能不断地突破,才能让“读”真正地照亮课堂,也照亮课堂周围的世界——教学与我,文本与我,学生与我。

“读进去,走出来”,一次突破瓶颈式的蜕变,让我清楚地看到了多年来苦苦追寻的语文教学的本真。我与学生要这样一直走,一直走……相信,我们会边前行边欣赏语文之旅上美丽的风景,不断走向远方。

(本文发表于《中学语文教学》2015年第9期)(吕娟老师执教的《唐雎不辱使命》荣获全国第五届圣陶杯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大赛初中组一等奖第一名)


发表评论